李蔚 弘扬沪商精神 焕发中国芯的未来

来源: 浏览:100人 时间:2021-06-21
弘扬沪商精神 焕发中国芯的未来
李蔚:上海复控华龙微系统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近日学习过程中,关于沪商精神的讨论较多。长期以来,一代代沪商的奋斗和拼搏,在创造了辉煌的业绩同时,也孕育形成了“爱国、敬业、诚信、进取”为内核的沪商精神。这几年恰逢中美竞争,“科技无国界”和全球产业协作分工概念遭逢政治碾压,打压华为、限制半导体,中国的高科技产业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压迫,小小的芯片一下子从非常专业晦涩的领域成为街头巷尾热议的焦点。我是一名从业超过25年的集成电路业者,身处其中自然感受最深,所以就从这个行业视角谈谈沪商精神。

       国内不同地区的企业,地域特殊性还是比较浓郁的。北京作为政治文化科技经济中心,企业必然高举高打,航天、互联网龙头企业比比皆是。深圳作为珠三角核心,年轻和创业激情造就了华为、腾讯等民营企业巨头。上海作为中国经济的压舱石,血液中流露的则是稳重大气、土洋结合、海纳百川。当PC时代北京企业家争论技工贸和贸工技时,上海选择搞909工程,想把落后国际主流技术十年以上的半导体产业往前赶一赶。当互联网虚拟经济大行其道之时,上海开始重金打造集成电路产业链,不图一时之利益,不较一时之长短,实实在在培育半导体这个国之支柱产业。所以当特朗普挥舞制裁大棒时,尽管行业上下都非常吃力痛苦,但是中国已经具备了在这个西方领先半个多世纪的行业中抗争的能力。这是上海市政府和无数上海大中小IT企业共同努力的结果,以崇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将企业发展和国家繁荣民族昌盛紧密相连,是沪商精神的充分体现。

       我研究生毕业于复旦大学专用集成电路与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这是1990年代中国在集成电路领域最好的平台。受到导师的影响,我一直从事集成电路设计工作。集成电路是一个工业结合非常紧密的行业,讲究的是百万规模以上的量产,是按ppm计算产品失效率,所以不是靠一、两篇论文可以支撑起来的。芯片不是一成不变的商品,是一个迅速迭代不断发展的产品。所以成熟大卖的芯片通常都是历经迭代更新,最终赢者通吃。而早期的国产芯片往往无法得到用户宽容对待的机会,很难进入正反馈的迭代循环,因此常常背上劣质不好用的名声。怀着为中国芯正名,打造最好的中国芯的心愿,我们实验室一共12位教师,1998年下海成立了上海复旦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我们的心愿是让中国芯好用起来,我们的目标是让周边的电子设备里面都能有自己设计的芯片。得益于上海集成电路行业的总体发展,加上少许命运的眷顾,公司2000年获得了在香港创业板上市的机会,让公司有能力按照自己的愿景从容不迫地发展。公司建立了协同产品开发环境,从市场需求到产品开发,从样品试制到量产定型,细致的管理加上后发技术优势的结合,质量稳定和性价比成为了市场制胜之宝。有的产品甚至迭代了十几个版本才能大卖,例如公司的重要产品线之一智能电表控制芯片,从公司技术核心人员的毕业论文开始,前后更换过4到5次工艺平台,无数次的技术方案变更,到最终被市场接受成为国电招标占有率第一的芯片,时间跨度超过了10年。所以每次看到上海在努力打造优秀上海工匠,推动工匠精神,心中都特有感触。精耕细作、追求卓越,这种刻在骨子里的敬业精神才能让企业充满竞争力。

       上海企业到外地做业务,很容易被扣上精明的帽子。但是你,我们的不少合作伙伴和我们坦陈:和上海企业做生意放心。这是因为诚信经营,是无数上海企业百年积累的声誉,是无价之宝。对企业内部来说也同样,因为专业的因素,每年要招聘外地学生,所以周围的新上海人也挺多。平时沟通谈起的上海特色,除了海纳百川之外,提到最多的就是尊重契约精神。诚信让企业发展长青。

       2008年,公司承接了国家重点攻关项目--北斗一号系统基带芯片的研制任务,我受命领导为之专门组建的新团队,上海复控华龙微系统技术有限公司。北斗系统是我们自主开发的最大规模的空间基础设施,是为现代信息系统提供时、空信息的基准。北斗系统建设历经了不少波折。1993年7月23日,美国以获得情报为由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向伊朗运输制造化学武器的原料,并威胁要对中国进行制裁,当时银河号正在印度洋上正常航行,突然被迫停航,事后大家才知道这是因为当时美国局部干扰了该船所在海区的GPS导航服务。时任外交部国际司司长沙祖康负责处理该事件。多年以后,他在接收采访的时候,提起银河号事件,连续使用了17个“窝囊”。银河号事件发生后,对中国的相关单位震动更大。1994年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开始研发中国自己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2000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2颗北斗实验卫星,标志着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拥有自主卫星导航系统的国家。由于国力限制,我们独立发展卫星导航系统投入代价非常大。2000年欧洲启动伽利略系统建设之后,中国希望通过合作共同发展,然而欧盟接收了我国资金支持后,却始终不允许中国人接触相关技术。所以还是大国重器不能受制于人,2004年9月中国正式启动北斗系统建设,2009年中国首颗北斗GEO卫星发射成功。在此基础上,我们开始承担北斗核心芯片的研制任务。当时复旦微电子公司在安全与识别、电力电子、NVM等领域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跨入北斗领域是一个新的挑战和冒险。正如前面所述,北斗系统的建设开发,是不能以经济利益来衡量的。我们需要的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队伍。复控华龙发展的十多年,伴随着北斗建设从一号实验系统、二号区域系统到三号全球系统,先后开发了6代产品,经历过公司前期研发投入大低产出,资金链濒临断裂的绝境,到芯片打开专用市场,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的高峰时刻,靠的是团队积极进取绝不放弃的精神。今年三月,中美2+2会谈,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对比28年前银河号事件沙祖康先生感慨的17个“窝囊”,杨洁篪讲的一句“美国没有资格在中国的目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成为了最新的网红语句。这里面,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上上下下几代人的努力成果,是众多具有沪商精神上海企业贡献的巨大力量,也包含了我们小小企业不断进取而添的一块砖,加的一块瓦。

       国家的发展是我们每个企业、每个人一点一滴的努力凝结起来的。秉持“爱国、敬业、诚信、进取”的精神,我们每个企业每个人扎扎实实做好自己工作的一点一滴,都是为国家、为上海、为每个家庭做出贡献!

上海复控华龙微系统技术有限公司 ©2017 沪ICP备08001138号